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办公管理

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2018年度全国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的报告实事求是 瞄准重点

[中国环境网]2019-04-23字号: |

中国环境报记者郭薇

4月22日下午,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了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受国务院委托所作的2018年度全国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的报告。

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在发言中表示,2018年环境状况是继续扭转并持续向好的一年,也是在思想引领、工作力度、防控措施等方面取得更大进步的一年。报告真实展现了我国环境状况,系统说明了2019年工作安排,通过数据图表直观地体现了环境改善的成效和趋势,实事求是,准备充分,信息量很大,是一个很好的报告。

对于生态环境保护工作面临的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措施,委员们也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动员全社会力量将生态环境保护“进行到底”

张春贤副委员长建议,在生态环境保护领域充分发挥市场和社会作用。“应该为坚持绿色发展的创新性企业和产品建立绿色通道。”

“加强对企业的指导帮扶,坚持问题导向,切实给他们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方案,这有助于环境保护问题的解决,切实提升环境保护的效果。”郝明金副委员长认为,报告中强调要严格生态环境保护执法,统筹安排强化监督,既督促解决好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环境问题,又主动加强对企业治污的指导帮扶。“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郝明金表示,生态环境部门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环境保护工作还有待加强。“要想使环境保护工作真正深入人心,持续健康发展,还是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动员社会公众和一些社会组织积极地参与,使生态文明思想和环境保护的观念进学校、进社区、进企业,能够使孩子们从小就养成生态的意识。”

黄志贤委员说,环境治理的基础仍然需要加强。一方面需要加大宣传力度,同时还要教育引导群众自觉参与环境保护工作。“如果没有广大干部和百姓参与这项工作,生态环境就很难有保障。基层干部和百姓不参与这项工作,不加强环境保护,那么这个工作只能浮在上面,深入不下去,整体环境也不会很好。”

徐绍史委员说:“今年一季度六大高耗能行业的增加值比规上工业增加值还要高,连续3个季度高于规上工业的增加速度。”他表示,生态和环境建设要坚持全民共治,构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环境污染防治体系。

“要保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定力,依法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高虎城委员说,“我们要坚决做到不动摇、不松动、不开口,按照已确定的行动方案,针对突出问题,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我国生态环境建设迈上新台阶。”

突出生态环境保护重点工作,有序推动工作落实

杨志今委员建议,在2019年度主要预期目标中增加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率、污染地块安全利用率、森林覆盖率、森林蓄积量等约束性指标的年度预期目标,以便更加有序地推进相关任务的落地落实。报告第二部分分析了当前生态环境保护面临的挑战和存在的问题,包括生态环境队伍薄弱,尤其是基层专业人员缺乏,管理的科学化、精细化、信息化水平亟待提高等。“建议在2019年的工作安排中,能够针对上述突出问题,强化相关工作举措,使2019年的工作更有针对性。”

“要突出重点,增强工作针对性。”高虎城委员表示,中央已经明确了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总体思路,要求打赢蓝天保卫战,打好柴油货车污染治理、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渤海综合治理、长江保护修复等7场标志性重大战役,确保3年时间明显见效,这也是下一步污染防治工作的重中之重。

“要真正把环境保护的基础打扎实,求实效,建一个就要成一个,就要发挥作用,不能摆样子。”李飞跃委员建议,要高度重视城乡环境基础设施的建设质量和运营实效。“要在确保建设标准和质量的前提下,集中力量打攻坚战,一定要确保处理和运营实效。”

李家洋委员认为,环境保护关键还是源头防范和治理。源头治理方面的难度在于设施的问题。他建议,在生态环境督查执法检查过程中,要把保障建设必要的、达标的生态环境治理设施放到一个重要的位置上。要加大政府、公司等的投入。其次,要确保长期有效使用的问题。

“在去年和今年的执法检查中发现,一些地方重视政策文件要求,注重运用行政手段,但存在对法律学习不够、对法律制度执行不到位、法律责任不落实的问题。” 程立峰委员建议,下一步工作中要进一步提高用法律的武器治理污染、用法治的力量保护生态环境的责任意识,紧扣生态环境保护各项法律规定,一条一条对照落实,进一步学习法律、遵守法律、执行法律。

加强基础研究,推动科学化、精细化管理

很多委员和代表表示,目前在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方面的空间还很大,管理的科学化、精细化水平亟待提高。

“要系统分析污染防治的经济、政治、社会、生态、当前和长远的成本效益,还是要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要按生态规律办事,在此基础上来完善符合生态环境规律和经济规律的政策体系,保证生态环境建设工作持续地发展。”徐绍史委员建议。

殷方龙委员说,要“治”“防”并重。在全力治污的同时,要高度重视防止产生新的污染,未雨绸缪、防范在先,切实跳出“先污染后治理”的怪圈。譬如,预防电动汽车废弃蓄电池的污染就要高度重视。现在电动汽车发展很快,多数电动汽车蓄电池的寿命5-7年,废弃蓄电池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处置,污染和危害会很大。“如何防范,要从政策、制度、技术等方面预作研究安排。”

高友东委员建议,继续加大对污染攻坚战成效评价的研究,进一步完善环境质量和治污工作考核体系;同时,加大对排放者依法排放的管理,严厉打击偷排漏排现象。

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春生建议,在经济发展的布局、产业结构调整上,应该从国家层面、从省级的层面,根据区域环境容量、资源禀赋、生态环境条件、产业发展的方向、企业主体自身承受的能力等方面,通盘考虑。“要治本,政府部门应在现有工作基础上,进一步做精、做细、做实。”

王毅委员建议,提高政策制定的可预期性、部门的协调性、执行的公平性和治理的科学性,特别是针对在制定“三线一单”中的不确定性和工作共识性问题,要留出必要的适应韧性和动态调整空间。他表示,要“推动地方环保创新和经验总结”。目前改变主要采取“自上而下”的策略取向,更多关注地方的差异性和个性化需求,加速“自下而上”的推进策略。通过科学的责任认定制约机制、有效的政策激励手段、必要的考核倒逼指标,切实提升地方环保创新和绿色转型的意愿与能力,同时加强对地方经验的总结和提炼,进一步优化相关改革举措。


编辑:管理员